Raychel

零晃厨wwww

【零晃凛】礼物(10)

qwq由于工作原因拖更实在抱歉


依旧修罗场


朔间零→大神晃牙←朔间凛月




10.


“呐,阿神,朔间前辈他们是不是和你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关系啊?”耳边全都是明星昴流带着询问与好奇的声音.从大神晃牙家中把leon带出来,将朔间零和朔间凛月两人留在家,他已经能想象到自己回到家会有多糟糕了


“没有!”大神晃牙烦躁的回答道。问题总围绕在朔间零和朔间凛月身上,他总会想起两个星期前朔间零对他做的事与朔间凛月的告白,脸颊的温度和剧烈跳动的心脏正在不断告诉他


“那为什么阿神你的脸那么红呢?”


“本大爷是被热到的!”明知大神晃牙在说话,却没有拆穿他


“那阿神你是不是喜欢朔间前辈呢?”


喜不喜欢朔间零?


这样的问题围绕在他的身上,像一种无形的压力,令人不得反抗,明明心里已经有答案,但说出来的话却是与自己的想法完全相反:“本大爷最讨厌他了。”


没有像以往一样,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大神晃牙总会一副像被踩到尾巴生气的小狗一样的回答他们:“胡说八道什么!?本大爷最讨厌他了!”而现在这么平静的说出和以往相似的回答,是不是在说明在大神晃牙心里对朔间零的这份感情有什么不一样了呢?


明星昴流不是非常敏感这种问题的人,但还是能感觉的到大神晃牙话语中不一样的感觉


明明就是喜欢的不得了,却还要压抑着这份炽热的感情,这样的日常生活会不会太辛苦了?





“凛月,哥哥想和汝谈谈。”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太尴尬了


明明家中有两个人,却还是这么的冷清


朔间零这么想:自家的弟弟讨厌他,甚至不想认他这个哥哥,他心知肚明,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去询问,他与大神晃牙的关系


“吾辈想知道,汝接近汪口的目的。”


“只是同班同学的借宿罢了。”朔间零语气中询问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这样的他让朔间凛月心头浮起怀念的感觉


眼前的兄长自从那次梦之咲的革命之后,不顾任何人的感受选择独自逃避,这样的行为让身为弟弟的他对这个兄长有很大的看法。不见他,不认他,逃避他,自认为是他朔间凛月对朔间零不告而别的惩罚。明明以前的感情有多好,两个人都记得,兄弟血浓于水的兄弟情分,怎么也切不断


可是最近的朔间零不再追逐朔间凛月,不再见到他的时候扑过来一副讨好他的样子,对他的感情好像都转移到了大神晃牙身上


多多少少有些不愉快


想要得到大神晃牙的心情也越来越强烈


“凛月,告诉吾辈,你是不是喜欢上汪口…不,你是不是对晃牙……”


“是啊,有什么不可以吗?”带着慵懒的声音打断了朔间零接下去想问的话

果然吗?


朔间零皱着眉头这么想


大神晃牙现在的性格,多多少少都源自于他,但骨子里却是那么的温柔,带着他的傲慢与他自己的执着,令他心脏的某一角在轻轻颤抖。他喜欢大神晃牙,不管是谣言还是事实,都是全校皆知的事情,却唯独大神晃牙本人不知情


想要把大神晃牙永远束缚在自己的身边,这是朔间零意识到自己对大神晃牙产生不一样的心情时心里头的第一个想法


本以为这样的日常再好不过,


直到朔间凛月的闯入,朔间零终于意识到:大神晃牙会被抢走的危机,毕竟,他们兄弟俩实在是太相似了,而大神晃牙却又像太阳般炽热,能够温暖吸血鬼内心的人,可能也只有大神晃牙了吧


“我会让晃牙喜欢上我,让他从你的身边离开。”见朔间零正带着不悦的神情看着他,朔间凛月淡淡的说道


“唯独这件事,吾辈绝不会让步的,即使是吾辈可爱的弟弟,凛月。”


“哼…那样更好。”不想继续听下去了,朔间凛月就把他推出房间关上门口,脸上的冷漠一下子散开来,紧绷的身体也一下子松懈下来,顺着门滑下来


真的是太紧张了


朔间零那样势在必得的笑容,那样的话语,都不得不让朔间凛月紧张


他自己也没有非常大的信心,可以把一直黏在朔间零身边的大神晃牙抢过来,但最起码他知道,他不想放开大神晃牙,那样的他实在是太温暖了,一个小小的举动都能感觉冰冷的内心被阳光的温暖狠狠填满


朔间零想要什么,只要是认识朔间零的都知道,他只是需要个能温暖他的人而这个人,除了大神晃牙还能有谁呢?但偏偏所有人都知道却唯独大神晃牙不知情。不,也不对,也许只是不愿意说出来罢了,明明自己也对那个自己所崇拜的前辈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却死也不承认,这样的他一点也不像他


不,这样一点也不像“朔间零”


“被可爱的弟弟宣战了呢~”


“那么,看着吧,吾辈的汪口绝不会让汝抢走的。”




TBC.

【零晃凛】礼物(9)

朔间零→大神晃牙← 朔间凛月

一脸明星仿佛知道了一切w

明天要工作了尽量能更就更w

修罗场太好吃了快来吃啊!




09.


“成为我的人吧,晃牙.”压在大神晃牙身上的朔间凛月看身下的人正惊讶的对上他的眼,以为对方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声音比较轻没有听清楚又再说了一遍


终于反应过来的大神晃牙猛地推开眼前的人,能感觉到脸上正在微微发热,慌忙的用手挡住自己的脸:“阿凛你开什么玩笑!”


“害羞了吗?这样的柯~基真是可爱啊。” 被推开撞到桌子的屁股还在隐隐作痛,抬眼就看到大神晃牙这样惊慌失措想遮掩自己的表情,突然知道为什么朔间零会这么喜欢大神晃牙到爱不释手了


“本大爷才不会害羞!”心里暗暗的喊了句卧槽,真想赶紧离开这里:“还走不走了!”


“嗯,走吧~”没有回答,朔间凛月自知可能是太快了点,如果逼着大神晃牙现在就回答他的话,应该会落荒而逃什么的吧?心知肚明大神晃牙的个性,知道不能吓着他,那么,就慢慢来吧,他迟早要把这只倔强的柯基完完全全的夺过来~


 

 

冷风呼啸着,阴沉沉没有阳光的世界,给朔间零安心的感觉。没有阳光就没有束缚,走在街头的朔间零这么想道


虽然有大神晃牙给他的外衣,但仅仅只是要抵挡寒风还是不够的。搓了搓自己的双手暖和了一下,轻轻呼了口热气


“哦?这不是朔间前辈吗!前辈也去阿神那里吗?”从身后传来活力满满的声音,闻声回头发现是正在带着他的宠物狗散步的明星昴流


是明星君啊,这么冷不呆在家里不怕着凉吗?”


“我是想找阿神和leon出来陪陪大吉出来散散步的。”明星昴流弯腰把想挣脱狗链的大吉抱起来以防怀里的小狗乱跑,安抚似的抚摸头上的绒毛


“朔间前辈要去阿神家吗?”


“嗯,吾辈顺便~去还点东西,汝也要去?”刻意的顺便两个字说的很重,带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味道


“嗯嗯,一起去吗朔间前辈?” 


“嗯,走吧。”



“阿神他现在跟朔间前辈的弟弟一起住是吗?”一路上,朔间零不说话,明星昴流就在他旁边喋喋不休,还时不时低下头和大吉玩在一块,大大咧咧的声音吵的朔间零耳朵疼。但毕竟是后辈,就这样打断的话未免太失礼了点


“还有哦还有哦!阿神两个星期前和我说过朔间前辈哦~”



“嗯?吾辈?”旁边的明星昴流说了一大堆朔间零也就听听,却没想到会从明星昴流口中得知大神晃牙提过他的事。两个星期前啊,应该是他去大神晃牙家的那天吧?


“嗯,他说他对朔间前辈——”


“喂!阿凛你快点!慢吞吞的还要本大爷拉着你!”还没有说完的话突然被身后的吼声打断,两人纷纷回头,看到的是背后的大神晃牙正拉着朔间凛月的手:“知不知道你的手很冷啊!走那么慢是想让我冻死吗!”


“那柯~基不要放开我就好了嘛。”因为大神晃牙的允许,朔间凛月正牵着大神晃牙的手,手心暖暖的都不想松开,于是更得寸进尺的把手伸向大神晃牙的手臂


“你居然还给我得寸进尺了!”凉意正从他的手臂蔓延全身,鸡皮疙瘩都被刺激的起来了,大神晃牙用力的想甩开在他手臂上蹭暖的手:“本大爷要冷死了!快把你的手从本大爷的手臂上放开!”


“哦!是阿神和朔间前辈的弟弟!阿神!”大声的向大神晃牙和朔间凛月打招呼,后面正在拉扯的两人闻声听了下来,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是明星昴流在叫他们,也注意到他的身后,朔间零也在,对方正在盯着朔间凛月和大神晃牙牵在一起的手


“凛月?”


“啊烦人的哥哥也在这——”


“白痴明星?你怎么和吸血鬼混蛋在一起”看到明星昴流是挺惊讶,但看到他怀里的大吉似乎是明白了:“哟!大吉!你这家伙还好吗!”


“汪——”像是在回应大神晃牙的话,大吉高兴的在明星昴流的怀里摇晃着自己的尾巴


“柯~基很受狗狗欢迎啊,果然是因为柯~基也是狗狗吗?”


“阿凛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感觉到朔间凛月抓着他的手力道没那么重之后,立刻把手臂抽了回来,一把抢过了明星昴流怀里的大吉:“果然大吉比你强啊白痴明星。对了,你为什么会和吸血鬼混蛋走在一起?”把对方的柯基犬强行抱在怀里之后,脑袋微微一侧看着站在明星昴流旁边正看着他们的朔间零


“啊朔间前辈他——”


“吾辈是想去汪口家还点东西呢,不欢迎吗?”没有让明星昴流继续开口的机会,朔间零淡淡的说


有点奇怪啊,以前这个吸血鬼混蛋见到阿凛的时候不都会很兴奋的扑过去喊什么:“凛月!是哥哥啊,哥哥啊.”什么的吗?现在朔间凛月就在他身边他也没反应就这么干瞪眼看着他干嘛?


“大冷天不回你的棺材跑本大爷家里干什么?”大神晃牙看着他疑问的问道


“吾辈只是想把汪口的东西还给汪口呀。”大吉正在看着他,大神晃牙也在看着他,一大一小的,都是两只柯基呀。冒出这个想法的朔间零差点笑出声来,忍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你是说那个书包而已?那个东西什么时候还我都可以啊。”明明就是想来他家里蹭吃住嘛,又不直接说。大神晃牙给了朔间零一个不耐烦的表情,在一旁的明星昴流静静的盯着他们的表情


“但是……”


“可以快点走了吗?我快要冷死了。”一旁的朔间凛月看了眼朔间零背上的书包,又看了眼朔间零身上穿的黑色外衣,眼里的嫉妒一闪而过,果然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进了白痴兄长的房间吗?


果然啊,不该让柯基接触任何关于白痴兄长的事呢,只要是他的事,柯基都不能放着不管啊,真是让人不爽啊


“你还知道冷啊?刚刚一直被你抓着本大爷都快冻死了!”


“啊——柯~基那么暖,怎么会冻死呢?”左手一伸,立刻环上大神晃牙的脖子,那张好看的唇特意贴在大神晃牙的颈椎骨后,带着得意的目光看向朔间零,捕捉到后者带着不悦的目光,朔间凛月更是得意的轻轻咬了一下:“果然柯~基很暖呢~”


“喂阿凛!你要抱就抱别乱咬人!”


在一边看着的明星昴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脸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有猫腻!



TBC.


【零晃凛】礼物(8)

朔间零→大神晃牙← 朔间凛月

快来吃快来吃修罗场太好吃了!

边写边看三傻在天台跳舞笑到肚子疼23333

凛月高能

08.


坚定了那样的想法之后,这几天都与大神晃牙黏在一起。上学拉着他一起,吃饭拉着他一起,连练习都想和他一起,并努力把大神晃牙早点带回去,就是不愿意让他靠近朔间零


“吶柯~基,今天别去练习了陪我回家吧~”坐在大神晃牙的前面,只要一个转身就能看到对方的脸,慵懒的趴在对方的桌子上看着他


“哈!?你这家伙总让我翘了练习让我怎么跟的上组合的进度啊!”大神晃牙只觉得脑袋疼,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朔间凛月太黏着他了,上学非要早早的把他拉起来一起去,吃饭也必须和他一起吃不然就拒绝吃东西,现在连练习都……这还让不让人好好练习啊!


“我可以教柯~基你呀。”


“你自己不是也有组合吗?我们的方针可是和你们的组合完全相反的吧?”一个是骑士之道的组合,一个是暗之魔物的组合,明明是两个不同的组合,某种意义上也是敌对的关系,能有什么好教的


“没关系的啦,咱们走吧我陪你练习哦~”朔间凛月慢悠悠的拉着大神晃牙的手腕,冰凉的触感隔着衣服都能感觉的到,比朔间零的温度还要低些,难道朔间家的基因都这样?手冻成这样,早点带他回去吧


天气已经慢慢的转冷,不少学生已经穿上了冬装校服,就连体能特别好的大神晃牙也在里面套上了两件打底衣。前两天专门陪朔间凛月回了躺家,拿了几套保暖的衣服,在朔间零房间门前犹豫了一下,还是踏了进去


才两个星期天气就变得那么冷


“我想去趟轻音部,阿凛你先回去?”那天偷偷进了朔间零的房间,以防万一也给他拿了两套保暖的衣服,这几天他也偶尔会到他家里蹭吃住,仔细想了想天气转凉而他那又没有朔间零的保暖衣物,才想着在朔间凛月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把他的两套衣物带了出来。他也没回家过,不知道那破棺材里有没有能换的保暖衣物,他还是把衣服送过去吧


“不要,我要和柯~基一起。”双手环上大神晃牙的手臂,冰凉的触感爬满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你在教室等我。”清楚的知道自己甩不开这双手的禁锢,也就任由着对方拉着他并把他也带到了轻音部门口。不明说也知道,里面有他不想见到的人,大神晃牙也就提醒他一句,对方也就打了个哈欠松开了他:“嗯,我只等柯~基五分钟哦。”


“都说了本大爷是狼!”白了朔间凛月一眼之后,确定了朔间凛月会在这等着不会乱跑之后,背着书包一个人往轻音部去了


脑子有点乱,偷偷进了别人的房间还拿了别人的衣服会让那混蛋怎么想啊!自己像个变态一样偷偷摸摸的,让他知道岂不是得笑他啊!给他衣服的话肯定会被知道,但要是不给那他拿出来干嘛?


混乱的思想斗争之后,还是决定把衣服拿给朔间零,谁知道他会不会冻死在棺材里?要真冻死在棺材里,那组合岂不是得缺少战力?对!他才不是为了他着想!他是为了组合着想!


“喂吸血鬼混蛋!”一副气冲冲的模样一脚踢开了轻音部的门,打断了正在讨论的葵双子,大力的把放在里边的朔间零的棺材盖搬开,里面的人正安详的睡着


“大神学长好久没来了啊。”


“朔间前辈还在睡呢。”


“啊——都说了你们两个不要同时说话!根本分不清啊!喂吸血鬼混蛋!快点起来!”训斥了双子一句,转头又把朔间零从棺材里拉起来。明明还是像平常一样穿着那身衣服,为什么觉得这家伙的体温比平常还低了?不会真的冻着了吧?拉住他手臂的瞬间,大神晃牙感觉到那股冰凉的气息比以前更强烈,赶忙从书包里拿出那件从朔间零房间里拿的那件黑色外衣给他套上


“唔……是汪口啊……”刚睡下又被人吵醒了,烦躁的睁开眼,发现大神晃牙正在给自己穿上那件衣服,心头一暖


“你是不是想冻死啊吸血鬼混蛋!?”把衣服给朔间零穿好之后,脸上生气的表情像是恨不得把眼前这个白痴前辈给咬死。朔间零意识到身上这件衣服是自己放在房间很久没穿的其中一件之后,就知道大神晃牙去过他的卧室了,忍不住笑出声伸出手揉着眼前这个正在对他生气的后辈的小脑袋:“谢谢汪口的关心,吾辈很开心呢。”


“本大爷是狼!”习惯性的跟朔间零顶嘴并把在他脑袋上胡作非为的手拍开


“哼,本大爷回去了,阿凛还在教室等着。”把书包整个丢给朔间零,又说道:“别冻死了,里面还有你这混蛋的衣服,到时候记得把书包还给我。”扔下这句话,脚下像是装了引擎,下一秒就消失在他们眼前


“大神学长还是这么有精神啊。”


“是啊,难得他开始关心起朔间前辈了~真好呢~”意识到大神晃牙已经离开之后,葵双子们才反应过来,原来大神学长是来给朔间前辈送衣物的呀


把书包丢给他,自己落荒而逃了,呵呵,汪口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呢


“朔间前辈要回去了吗?”注意到朔间零正在从棺材里踏出来的葵裕太说道


简单的把棺材里的东西收拾了一下,也把大神晃牙书包里的衣物拿出来放进棺材里,留了一套在书包里。难得的机会,今晚去汪口那里玩吧。这是朔间零现在的想法


“嗯,吾辈去散一下步就回去了,老人家不出来走走身体会不行的呢。”把棺材盖合上之后,也把大神晃牙的背包带上:“两位葵君也要早点回去哦。”


“朔间前辈路上小心。”

 


 

小跑回班上的大神晃牙,发现正在等他的朔间凛月趴在他的桌子上睡着了


这家伙,这么冷的天就这么睡着,不怕着凉吗?


走过去轻轻的推醒他:“喂,阿凛,醒醒,药要睡回去再睡,这里容易着凉。”


“唔……柯~基,好暖……”眯着那双眼睛的朔间凛月慢慢的坐了起来,突然抱住了眼前大神晃牙的腰。大神晃牙身上有着暖气一般的温度,又有那令人安心的清淡柠檬香,让朔间凛月不想放开他于是抱的更紧


“喂……喂!阿凛你快醒醒!你身上冷死了!”想挣脱开对方的手臂,但对方越锢越紧,怎样都挣脱不开


“柯~基总是这么暖呢。”


“醒了就别给我废话赶紧放开我!”


“才不要~”蹭了一小会大神晃牙的腹部,埋在对方怀里的朔间凛月在他的怀里抬起头看着他:“柯~基太温暖了,我不想把柯~基让给兄长了。”那张好看的脸正带着笑意看着也低下头来看着他的大神晃牙


“啊?这关那个吸血鬼混蛋什么事?”心头涌上不妙的感觉


“兄长很喜欢柯~基,我也很喜欢,所以……”朔间凛月放开他突然起身,把眼前的大神晃牙推到在桌子上,那张好看的脸在大神晃牙的眼中不断放大


“成为我的人吧?晃牙.”



TBC.


【零晃凛?零凛晃?】礼物(7)

朔间零→大神晃牙←朔间凛月

有点恶俗啊是我的错觉吗?

放心食用修罗场很好吃哦



07.

现在的情况简直百思不得其解啊!

为什么现在吸血鬼混蛋会一脸“好像背着他做了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的表情,对着他一脸委屈?

大神晃牙以为自己眼花看错了还特意双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揉了几次朔间零也还是这样的表情看着他,这人真的是那个混蛋吸血鬼吗?怎么一副等着被别人宠爱的样子?

天啊……好可爱啊!

大神晃牙第一次对眼前这个正对着他委屈的混蛋前辈萌生出:这个吸血鬼混蛋还挺可爱的想法。不像二年级那个时候霸气张扬并以“本大爷”为自称的朔间零,也不像现在这个三年级自称“老人家”的吸血鬼混蛋。这样的反差萌,再迟钝的人都感觉的到吧!

“怎么了汪口?”

“没有!什么都没有!还有本大爷是孤高的狼!不是狗!”大神晃牙生气的把床上的朔间零拎起来坐着:“看什么看!做这样的表情给谁看?”伸手触上朔间零的脸颊,用力的往左右扯了一会才松开,后者疼得抚摸着自己的脸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汪口真是不懂手下留情啊,吾辈都是老人家了……”心疼的抚上自己的脸蛋,被拉扯的脸颊还在隐隐作痛

“少装可怜!又跑到本大爷的房间做什么?”给了朔间零一个嫌弃的表情,坐到自己的床上看着这个正赖在自己床上抚摸自己脸颊的混蛋前辈

“吾辈想和汪口同床共枕啊~”笑眯眯的重新躺在床上,一副慵懒的样子让人感觉这人身上透露着危险的信息

“哈?!开什么玩笑!谁要和你这个混蛋同床共枕啊!”让这混蛋再和他睡那还能睡得着吗!现在的大神晃牙特别想把这个厚颜无耻的吸血鬼混蛋赶出去!

 

 

浴室的水声渐渐减小,里面的人对着墙壁露出迷茫的表情,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把身上的水擦干走出浴室

擦拭着自己正在滴水的黑发,红色的眼瞳透出着奇异的光芒,这次来柯基家,纯粹就是作为同班同学的借宿而已,因为自己不想回家的糟糕心情,特意和同班的大神晃牙提出借宿几天,结果一住就是一星期

为什么不去其他人家偏偏到大神晃牙家?

真绪总是在忙,处于与学生会对着干的组合,又属于学生会的干部,这样已经够让他头痛了,如果朔间凛月还去拜托他的话肯定又要麻烦他照顾自己吧?虽然总是让比他小的青梅竹马照顾自己,但久而久之也会觉得丢脸吧

管家君肯定还要照顾那个小少爷也不能指望会很平静,而岚君吧,家里还有父母哥哥要照顾,去麻烦他的话也许会太麻烦了点,也只有身为同班同学的大神晃牙是独居的吧

所以,为了方便他向大神晃牙提出了借宿,成功住入了他的家

但是,好不容易习惯了与柯基一起的生活,却被这个白痴兄长打乱了


回想起昨天的为柯基准备的恶作剧,把被他弄晕的柯基装进一个等身的盒子里,然后拍几张可爱的照片逗他玩几天的,殊不知转校生发简讯告诉他那个白痴兄长要来找柯基,害的他得跑到青梅竹马的衣更真绪家里蹭了顿晚饭。但又仔细想了想,在没和柯基说明的情况下跑出来,柯基会担心他的吧?意识到这点的朔间凛月犹豫着要不要回去

“凛月,你过来有和大神说一声吗?”清理完碗筷之后的衣更真绪把围在自己身上的围裙挂回之后问正坐在沙发上躺着的朔间凛月

“太麻烦了~”

“这可不行,我送你回去,过了这么久,大神会担心的。”强行的把朔间凛月拉起来

“啊——我知道了啦,我自己回去就好了。”被强行拉起来之后,朔间凛月摇摇晃晃往门口走去

“好吧好吧,有什么事就联系我。”看着朔间凛月穿上鞋,衣更真绪给他送行到门口

“嗯~真~绪最好了呢~”伸出手抱住衣更真绪,脑袋靠在他的胸口上蹭了蹭

“喂别突然抱过来啊。”

“有什么关系嘛~”

 

回去之后,果然白痴兄长去过柯基的家里,但没想到也会留宿在那里。他知道朔间零很重视大神晃牙,但看到对方那得逞的表情,心里头还是暗暗地不舒服

与大神晃牙同居一个星期了,因为自己的懒惰不常参加活动就直接回到大神晃牙的家等着大神晃牙回来做饭。对方也有自己的社团活动和组合练习可能会不能早点回来,但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翘了活动和练习就为了给他做顿饭

“以后本大爷和你一起回来,怕你饿死在本大爷家里。”这句话像承诺,却又不像,深深的刻印在朔间凛月的心里头

柯基实在太温暖了

他不想把这份温暖白白给朔间零


现在的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把柯基从兄长身边抢走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吧?

这不是当然的吗?他会把柯基从兄长的身边,一点一点的抢过来的



TBC.

【零晃?零晃凛?】礼物(6)

零晃凛?零凛晃?啊不管拉都一样迟早得被攻-=-

啊被修罗场影响了觉得修罗场好带感怎么办!

啊修罗场好好吃肿么办· = ·

顺便,扩列嘛=-=



06.


“吶,柯~基。”


“干嘛?”


“你要是像真~绪那样就好了~或许我会喜欢上你哦。”


“哈!?关本大爷什么事!?”被朔间凛月的言语吓到,大神晃牙皱起眉头,侧头看着靠在自己肩头上的朔间凛月


“因为柯~基很温暖啊。”


“吸血鬼可是很渴望得到太阳的哦~”


朔间凛月打着哈欠坏心眼的把那张带着笑意的脸埋进大神晃牙的肩膀上,后者因为颈部突如其来的冰凉气息微微抖了抖


微微的晚风吹的人有些发冷,当然在阳台上的大神晃牙也不例外抖了抖身子。


leon还在他腿上趴着没有吃完它的晚饭,把朔间凛月推开的话肯定会影响到leon,也不方便把它抱起来。可恶,有点冷啊!再加上旁边有个移动冰袋正靠着他的身体……啊啊啊啊啊啊好麻烦啊!


“柯~基好温暖啊~我都不想放开了呢~”能清楚的感觉到带着得意笑容的脸吐出的气息喷洒在大神晃牙的颈部,大神晃牙那张微红的脸真是让他觉得想笑呢,总是这样不擅长掩饰自己呢


“喂!阿凛你快点从本大爷身上滚开冷死了!还有本大爷是狼不是柯基!”大神晃牙生气的扳住那个靠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向后拉


“啊——会疼的啦,柯基真不懂温柔。”朔间凛月起身习惯性的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耳边大神晃牙的声音吵得他耳朵疼


但是,心情却莫名的愉快起来


“喂,去放水洗澡,现在起风会冷别感冒了。”大神晃牙抬头瞥了正准备离开的朔间凛月一眼,别扭的说出关心的话语


原本想起身离开的朔间凛月听出了话语里的关心,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临走之前左手还抚摸了一把大神晃牙那一头漂亮柔软的银发:“嗯。”


如果自己也能喜欢上柯基就好了呢


突然被抚摸的大神晃牙果不其然的炸起毛来,表情看起来就像想把眼前这人活生生的咬死:“别乱摸本大爷的头发!”


“是是~”


微微地冷风正刺激着他的皮肤,原本还有些困意的感觉被吹的烟消云散,轻轻的收拾掉他旁边因为leon剩下的食物残渣:“好了leon,回屋吧,不要着凉了。”一手拿着leon吃剩食物在里头的碗,一手抱着leon回到屋中


屋中除了证明浴室被使用着的水声外,格外的安静。奇怪,那个吸血鬼混蛋呢?明明之前吃完饭的时候还在的。在屋中四处寻找了一下,都没有朔间零的身影,连给他空出来睡的房间也没有他的身影,大神晃牙带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叹气回到了自己房间


“啊~汪口和凛月聊得很开心呢。”刚打开房间的门,就听见里面传出熟悉的声音,抬头就看见朔间零正抱着他的被子躺在他的床上看着刚进来的他


“你这混蛋为什么又在本大爷的房间!有房间不去睡抢本大爷的房间干什么啊!?”把leon从怀里放下,生气的走到朔间零面前扯着他的衣领把他拎起来表情特别不友善的看着他。朔间零也没生气,任由自己被眼前的大神晃牙拎着,脸上的笑容看着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气愤的“啧”了一声之后放开了朔间零的衣领:“又跑本大爷房间来干什么?”稍微冷静了些将话以质问的语气说出口


“吾辈看汪口和凛月的感情太好了吾辈都不舍得去打扰了呢。”带着慵懒和委屈的声音传入大神晃牙耳中。是他听错了吗?面前这个比他年长的前辈会对着他委屈吗?不不不怎么想也不可能啊他毕竟是朔间前辈


但是——


好好的到他家里霸占了他的房间还敢对着他一脸委屈!?


现在的大神晃牙特别想把眼前这个行为恶劣的前辈丢出去


TBC.


Magic magic

  • 别问我别问我=-=

  • 怒吃一袋狗粮=-=





04.

“喂,你为什么会认出本大爷就是大神晃牙?”大神晃牙皱着眉挠挠头,略有所思的瞪着朔间零。虽然在刚刚看到朔间零像小孩子的模样,但对方很快反应过来并恢复成之前的表情看着她


“原本呢,刚开始的时候吾辈只是猜测,但是相处下来之后,就慢慢的确认了呢。”朔间零笑着揉了揉眼前正在瞪着他的大神晃牙


“不许乱摸本大爷的头!头发都要被你揉乱了!女孩子的头发很难打理啊!”大神晃牙拍开在他脑袋上胡作非为的手,后者就这么笑着看着她,大神晃牙轻哼了一声


“晃牙已经习惯了女孩子的身份呢。”


“.…..不可能!这样的身份本大爷才不想习惯!”沉默了一会,大神晃牙不悦的说道。离开这里的三个月,为了适应突入变成女孩子的身份,异国他乡与自己的家人在一起,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父亲那个表情,就像看一个怪物一样让她非常不悦


朔间零一直盯着大神晃牙的表情变化,从不悦变成了像是仇恨某个人的表情一样,让他觉得在大神晃牙消失的三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事,莫名的无力感不断涌进心头


“如果实在不想去想,就不要想了。”没有揉她的头发,直接把她抱在了自己怀里。那样的表情,他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


可怕,阴沉,一点也不想记忆里的大神晃牙


“嗯……”没有料到朔间零会再次突然抱住她,脸上的红晕又慢慢的浮上来,心脏也在不断的跳动


“以后,都不要再离开吾辈的身边了,毕竟吾辈还是个老人家,心脏会受不了的。”原本以为是一句感人的话,结果朔间零后面那句话瞬间没了气氛让大神晃牙想揍他一顿!


“你个吸血鬼混蛋!”猛地推开他坐在他的棺材上,“不要以为本大爷很想离开!别忘了本大爷还要把你踢下去!怎么可能就此罢休!?”


“kukuku♪~这才是吾辈的小狗。”


“哼……记得保密,被知道很丢脸的。”


“~♪”看着眼前正在对他害羞的小家伙,朔间零心头涌上一种奇怪的感觉,温暖,又高兴。这样的感觉,已经不记得从前什么时候有过;也许,从来就没有过吧。但是对着大神晃牙,朔间零能实实在在的感觉到,自己还活在,这颗心脏,正在为眼前的她跳动着


不管现在也好,将来也好,朔间零都肯定,自己有“想把这个人捆绑在身边”的想法,面对眼前的大神晃牙,他非常的肯定,对她有强烈的占有欲


“喂,吸血鬼混蛋,露出一副恶心的笑容看着本大爷干什么?”从刚刚开始就看着她做些恶心的表情,大神晃牙不由地对他翻了个白眼并伸手轻扯朔间零的脸


“吾辈在思考和小狗的关系呢~”


“嗯?”


“小狗,吾辈问汝一个问题。”


“有话快说,磨磨蹭蹭的样子烦死了!”


“如果吾辈决定,把汝绑在吾辈身边,汝愿意吗?”


“哈!!你这混蛋开什么玩笑!是被轻浮前辈传染了还是脑子出问题了!”血红的眼眸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觉得非常不自在,金色的瞳孔不断的躲闪


“开个玩笑~♪”


捕捉到对方眼里的慌乱,朔间零恍惚了一下,已经清楚自己这样的言语吓着她了,但并不感觉后悔


有些话不说出来,你怎么会知道?


有些话不说出来,比说出来还让人后悔


“吶,晃牙。”


“叫本大爷干什么?”


朔间零伸出手捧住她的脸,轻轻的将坐在棺材上的大神晃牙抱住,在她看不见的背后,嘴角扬起满足的弧度。吐在耳边的气息温柔又霸道:“欢迎回来。”


朔间零能清楚的感觉到怀中的人身体微微颤抖,手足无措的样子引入眼帘,也许是没有想到吧


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沦陷在她手里吧


真是可爱啊——


“哼……那不是当然的吗?”宽厚的肩膀遮住了银发少女红透的脸颊,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传入她的耳中,连大神晃牙都有些惊讶,明明是个吸血鬼混蛋,为什么自己的心脏也会跳那么快?


“即使坠入深渊,我也会等着你来拉我一把,就算你离开我,我也会一直等,等到你回来为止。”


“吾辈的心脏只为你跳动,吾辈的这辈子,为你所有。”



TBC.


【零晃】噩梦

前记——
只是个人想法
BE—HE
不虐心,真的不虐心!


明明这样挺好的,为什么?

心脏像是被插入了刀子一样痛

为什么心会这么难受呢?

那一天的大神晃牙,像是丢了魂的木偶

朔间零不见了

消失在所有人的记忆里

没有人记得他,没有人记得那个暗夜里的魔王,没有人记得,那名为朔间零的人

彻彻底底的消失在所有人的记忆里,再没有人记得他

唯有……大神晃牙

“朔间前辈…...”消失了……

这是梦吗?如果这是梦就赶紧醒过来!可怕的噩梦,没有朔间零的噩梦!

“大神,为什么觉得这几天你变了?”阿多尼斯看着大神晃牙这几天不在状态下的样子,不免有点担心

“我没事。”没有像往常一样自称本大爷,没有像往常一样的狂野张扬让阿多尼斯觉得很奇怪

没有了朔间零,他再模仿还有什么意义?

没有了朔间零,那他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在梦之咲毕业以后,大神晃牙再次与羽风薰组成UDNEAD

但是,却没有了朔间零的身影……

“大神,你变了啊。”久别重逢,羽风薰在大神晃牙和阿多尼斯的欢迎会上,语重心长的与大神晃牙说道

“是么,也许吧。”

很奇怪

没有在学院的时候那种无理取闹的自称本大爷,也没有在学院的那种野蛮霸道

“是不是,因为某个人?”

“朔间零?”

“不!不可能!”一年了吧?似乎把这个人的名字,身影,与他的各种往事,放在心的最深处一年了吧……再被提起来,心仿佛回到了当初失去朔间零的感觉

心痛

失望

和……无力感……

“抱歉,失礼了。”在接下来的时间,大神晃牙都在角落里冷静的沉默着

失去了朔间零的大神晃牙,就像个胆小的窝囊废
他想哭,却又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哭没有任何意义,他也不会再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即使哭的再撕心裂肺,他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眼前

窝囊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愿向前迈进一步的胆小鬼
如果是从前的自己,一定会这么说吧


那时候,他也有过想自杀的念头

没有他的世界,还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

那时候,他就这么拿着刀子流着泪,手腕上的鲜血不断的流着,但却没有任何的痛感。也是啊,心都死了,身体还会痛吗?

明明还差一点,为什么会被阻止了呢?

“大神!不要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这是大神晃牙昏倒前,回荡在耳边的最后一句话

第一个发现他的异常并一直跟着他的阿多尼斯立刻送他去了医院,并通知了正在工作的羽风薰。在羽风薰赶到的时候,大神晃牙两眼空洞的望着他们,没有任何的情绪,就像个死人的样子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不要拿你的命白白送死!”这样的大神晃牙让羽风薰看着火大,气的直接抓起他的衣领

“我不知道朔间零这个人对你来说到底有多重要,你这样毁坏自己,这是他愿意看到的吗?这是他期望的你吗?你这个愚蠢的家伙好好想想!”不断勒紧的衣领正在告诉大神晃牙,眼前的金发男子有多生气

空洞般的瞳孔开始慢慢的积攒雾气,温热的触感正在告诉他,他在留着眼泪

没有了朔间零的世界,他真的还能活下去吗?

羽风薰惊讶的放开他,从没有看见大神晃牙哭的那么撕心裂肺

没有理会那惊讶的目光,轻轻的把右手放在了心脏的位置,能清楚的感觉到,那颗心脏还在微微的跳动,脸上露出的笑容看着让人觉得心疼

“原来这颗心还在跳动着啊……”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神晃牙的身体也慢慢好起来

但是,知道内情的UDNEAD两位成员都清楚,大神晃牙只不过在强颜欢笑罢了,即使身体好了,内心的伤有那么快能恢复吗?

收敛了以前的张狂,带上了虚伪笑容的面具

就像,那时候的朔间零一样……

“零……”

他不是心太狠,而是,太温柔了……



“啊啦,吾辈的小狗为何会睡在吾辈的棺材里呢?”朔间零看着正在他棺材里熟睡的人不由地轻笑

表情不太好呢,是做噩梦了么?

右手轻轻的扯了扯大神晃牙的脸,后者皱着眉头不安的叫着他的名字

“朔间……前辈……零……”

“我在这里,晃牙。”朔间零笑着,吻上眼前这个人的唇

“醒醒吧,汝不该再被噩梦缠身了。”



后记——
这仅仅只是我的一个想法,不会写虐,写文风格又像小学生写的
因为喜欢零晃才会有动力w
老人与狗,天长地久w

快去结婚啊!!!啊啊啊啊啊!

【零晃】礼物(5)

这篇超短我知道_(:з」∠)_

最近国庆都忙着跑出去我的锅_(:з」∠)_

凛月的情绪变化可能有点怪_(:з」∠)_


(05)

等到大神晃牙醒来的时候,已经黄昏了

他很少睡的那么深了

深的察觉不到自己不知不觉被带回了家中的床上……

等等!?

家里!?床上!?

他不是在学校的保健室里么!

什么时候回家了!?

此时的大神晃牙是凌乱的——

“吸血鬼混蛋!”能在他睡着的时候带他回来的除了朔间零其他人都不觉得有可能

但是,为什么会睡的那么熟?

每次睡成这样好像都是和……

胡思乱想些什么啊!大神晃牙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柯~基醒了啊。”门外是朔间凛月的声音

“干嘛啊?”起身打开门看着一脸懒散的朔间凛月正在意义不明的看着他

“吃饭了哦。”

“嗯?你做的?”
“啊…..不是。”大神晃牙明显感觉得到朔间凛月这句话带着嫌弃,能被这家伙嫌弃的对象就只有那个吸血鬼混蛋吧,大神晃牙这么想

饭菜的香味扑鼻而来,从早上就没怎么吃过东西的大神晃牙肚子的叫声正在对他说:“该进食了;肚子饿了。”没怎么想,和朔间凛月一起下楼

“汪口起床了?”

“啊——”很少看见朔间零会把过长的卷发绑起来,还穿着围裙的样子……啊!这样好适合他!

随便应答他之后,拉开椅子坐下,说了句:“我开动了。”

胡乱给自己塞了两碗饭之后,从橱柜里把leon的饭碗拿出来:“你们吃,我去给leon 添晚饭。”小跑到阳台上,生怕他的小狗会饿着的样子

“哟西,leon还是这么精神啊,很好这才像本大爷!中午没有及时回来真是抱歉啊。”虽然一个中午不喂食不会影响到小狗,但疼爱狗狗的大神晃牙却心疼的不得了。伸手把leon放在自己的腿上,再把装了粮食的碗放在腿边,轻轻抚摸着眼前小狗的毛发,眼中的宠爱不断的涌现出来

“柯~基?”朔间凛月的声音从头顶穿过,转头看了眼朔间凛月:“啊?都说了本大爷是狼!你们姓朔间的是不是都听不懂人话?”

“是是,不是柯~基是柯~基~狼。”朔间凛月走过去坐在大神晃牙没有放东西的另一边,把脑袋轻轻靠在大神晃牙的肩膀上

“啊啊啊啊啊你们姓朔间的脑子都有毛病吧!”大神晃牙生气的想甩一甩肩膀,肩膀上的重量并没有感觉到不适,只是单单觉得朔间凛月的话让人火大却不知道怎么发泄自己心里的情绪

“柯~基好吵哦。”朔间凛月皱着眉继续靠着他

“……切”能感觉到声音里带着被打扰的不满,大神晃牙下意识的止住了声音,目光重新回到leon身上

“柯~基。”

“嗯?”

“和那个家伙……相处,你觉得怎么样?”

“吸血鬼混蛋吗?”大神晃牙问他,见他并没有说话心里已经有了个底

“那家伙啊……”思绪渐渐的飘回与朔间零初次见面的时候
那天,是他来梦之咲报道的日子,从前的他仰慕着那个在舞台上散发着狂野气息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朔间零
啊啊,如果还在以前该多好……

慢慢的闭上眼睛重重的看了口气:“那家伙,就是一个白痴……为什么要去承担那个莫须有的罪名……”

真的是搞不懂……

“他很好相处,以前的时候都是那家伙照顾我。”

“自从那件事之后,所有人都变了,不再是那时候熟悉的人了……”

大神晃牙低头看着正趴在他腿上吃东西的leon,继续轻抚着它的软毛,眼里的悲伤再明显不过

“……”朔间凛月就这么静静的听着他说的每一句话

“没必要这么悲伤。”安静了一会的朔间凛月突然说道:“他就是这样,让我觉得恶心又虚伪。”

“……嗯”听了朔间凛月说的话之后,大神晃牙终于发现:为什么朔间凛月会如此的讨厌朔间零了

明明……是家人啊不是吗

为什么家人就在身边也还会这样呢……

TBC.

Magic migic

别问我为啥这篇那么短我也不造orz

原谅我的文风像小学生orz

另外祝大家国庆快乐哦_(:з」∠)_



03.

要问最近梦之咲发生了什么大事

那就得是:偶像科迎来了第一位女生,还加入了朔间零所领衔的组合,完全代替了大神晃牙的位置

原本以为新加入UNDEAD的大神晃讶会跟不上组合的练习,却不料她都出色的完成每一次练习

就像大神晃牙一样

甚至比大神晃牙还优秀

“喂!混蛋们!起来练习了!”一如既往的像从前一样的某个时间,大神晃讶急冲冲的踹开门

“啊,还是一如既往啊,大神学姐~”

“学姐还是那么精神啊~”早就到达的日向和裕太朝冲进来的大神晃讶挥挥手

“不要同时出来啊!根本分不清你们是谁在说话啊双胞胎!”

“呜哇,真的和大神学长很像啊!”

“冷……冷静一下!大神学姐!”

“冷静不下来啊!这里一股腐败的臭味本姑娘怎么冷静啊!喂吸血鬼混蛋别给我装死!给我起来练习!真不知道你这个轻音部部长怎么当的!”不理会葵双子,大神晃讶直接走过去把朔间零的棺材打开

“喂吸血鬼混蛋!别给我装睡!起来练习!”

“唔……白天不适合吾辈这样的暗之魔物呢,汪酱可不要那么吵哦,不然……”揉着自己头发起来的朔间零突然拉住大神晃讶的手臂,用力一拉,毫无防备的大神晃讶就这么摔进了朔间零的棺材里趴在朔间零的身上

“混……”

“不然吶,就陪着吾辈堕落到黑暗中吧~”环住大神晃讶的腰拉着她的脸对着自己,前者能清楚的感觉到眼前这个人的气息,居然……居然带着朔间前辈的样子……!

“你这中二病混蛋!中二病犯了不要把我拉过去!”猛地推开眼前这个人,惊慌的从这个人的身上起来跑出去。
“呵呵,还是和以前一样啊。”看着大神晃讶落荒而逃的样子,朔间零的嘴角划起一道弧线,脸上的表情被还在旁边的葵双子看的一清二楚

朔间前辈这样的表情……是恋爱了吧?

“啊啦,两位葵君也在啊?”看着大神晃讶早落荒而逃好一会之后,才发现还在旁边看着他们的葵双子

“那个……朔间前辈是恋爱了吗?”

“不要过于窥测哦~两位葵君~”看着葵双子,朔间零也就是笑笑

“喂!阿多尼斯!放开我!”几分钟前夺门而出的大神晃讶正巧被来轻音部找朔间零的阿多尼斯抓了个正着

被阿多尼斯带回来的大神晃讶正处于尴尬的状态——被带回来也就算了……为什么姿势是被强行抗在肩上!而且还回到这个让她觉得尴尬的地方……

“大神,你太轻了。”慢慢的把大神晃讶放下来,把自己刚买的红豆面包给她:“吃吧,变强之后再向我报复吧。”

“切,本姑娘才不稀罕!”说是这么说,大神晃讶还是接过了阿多尼斯的红豆面包,但又还给了他:“自己饿着肚子还好意思说。”

“……谢谢”

“果然大神学姐很温柔啊。”

“闭嘴!”一如既往的哼了一声

“虽然打扰你们很不好意思,但两位葵君和阿多尼斯回去吧,吾辈有些事想对汪酱说哦。”慵懒的声音传入他们的耳中,葵裕太微妙的看了眼大神晃讶,又微妙的看了眼朔间零,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赶紧拉着哥哥和阿多尼斯先走了(阿多尼斯:一脸懵逼)

原本热闹的轻音部一下子变的安静下来,没有了葵双子练习的声音,轻音部安静的可怕。大神晃讶皱着眉看着朔间零,后者笑眯眯的趴在棺材的边缘看着他
“把本姑娘留下干什么?”谁都不说话的感觉太尴尬了,大神晃讶实在忍不住了

“虽然有很多想问的,但吾辈还是想汝亲口告诉吾辈。”扶着棺材边缘慢慢站起来的朔间零在伸了个懒腰之后,把大神晃讶推在墙边,一只手按在墙上,另一只手捏住她的脸对着他

“你!你这个吸血鬼混蛋想干什么!”突然被壁咚的大神晃讶感觉脸颊莫名的在开始发烫,不敢直视眼前这个人

“你是晃牙吧?”

“!!!!”

惊讶和震惊的感觉爬满大神晃讶的全身,但很快的反应过来,想说些什么掩饰一下的时候,朔间零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被说中的表情还是和以前一样啊……晃牙。”收回按在墙上的手,环上她的腰,轻轻的把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

“你终于回来了……”朔间零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现在的他就像个孩子重新得到了失而复得的宝物一样

在大神晃讶眼里,朔间零是高傲的,以前是,现在也是,不知道他的心里有没有自己,不知道他的心里会不会为大神晃牙这个人产生不一样的感情

想知道,却又不敢知道

想得到,却又不敢得到

看着这样的朔间零,脑中有很多想法一闪而过

想告诉他

想把一切告诉他

“嗯……我回来了……”伸出手回抱住了他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朔间零

会在他面前像个孩子一样……

朔间前辈,在你心里,我是否和别人不一样呢?


TBC.